出国看病:神经纤维瘤组织学上的异常增殖细胞鉴定

发布日期:2019-04-10

神经纤维瘤组织学上的复杂性使鉴定那些异常增殖细胞的最初来源变得非常困难。出国看病机构爱诺美康介绍,显微镜分析(图)揭示,众多的细胞类型均发生了异常增殖,包括施万细胞(缠绕和隔离神经轴突)、神经元、神经束膜细胞(类似于纤维细胞,通常位于神经元附近)、成纤维细胞和肥大细胞(来源于免疫系统)。

在一些良性肿瘤中,施万细胞是主要的细胞成分,而在其他类型中,成纤维细胞和神经束膜细胞则占主要地位。

出国看病机构爱诺美康介绍,有证据表明施万细胞的前体细胞是神经纤维瘤发生LOH的最初靶点,一旦这些细胞丢失了所有的NF1功能,它们将通过旁分泌信号,诱导一系列其他类型细胞共同增殖,从而产生组织学的复杂性。然而这种共同增殖引发了另外一个有趣的问题:既然这些邻近组织和骨髓中其他类型的细胞基因型为TV//47'为何它们会对由肿瘤细胞通过旁分泌所释放的生长刺激信号更为敏感?

出国看病机构爱诺美康介绍,这种易感性的增加可能是由于它们只携带了正常剂量一半的功能性NF1蛋A。在遗传学背景修饰的小鼠中的深入研究神经纤维瘤形成过程中所获得的实验证据也支持这一观点(图)。


neurofibromin和Ras信号周期所示,Ras蛋白由鸟嘌呤核苷酸交换因子(GEF)如Sos所激活,然后洱由GTP酶激活蛋白(即Ras-GAP)失活,循环往复。neurofibromin(NF1)是一种重要的Ras-GAP成员,可以使Ras的GTP酶活性激活达1000倍以上。本图显示的是NF1与Ras相互作用区域的结构^NF1中一个名为“精氨酸手指”(上部)的亚基携带/—个关键的精氨酸(R1276),它能插入到Ras的GTP酶的裂隙中,从而激活Ras,将GTP水解成GDP。

突变引起NF1精氨酸手指内精氨酸残基被其他氨基酸残基所取代,从而导致NF1对RasGTP酶的促进活性下降1000倍。

出国看病机构爱诺美康介绍,神经纤维瘤患者中NF1的突变体(携带替代氨港酸)用灰色球体表示,同时用灰色方框标记位点;通过实验产生的突变也能引起很多氨基酸替换(灰色无标记的球体),它们也影响了NF1的GAP功能。白色带有标记(R1391)的球体表示来源于两种途径的突变。此外,图中所示在某患者中发现的大片段删除(A53)和插入均与疾病相关。

(B)劳来源于野生型(AJ/7+/+)小鼠的粒细胞受到GM-CSF生长因了刺激后,激活的GM-CSF受体将引起GTP结合的Ras水平的迅速升高并在接下來的5h内缓慢降低(蓝线)。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细胞中,GTP结合的Ras基线水平已经增高,在GM-CSF刺激后,Ras的活性水平将提高3倍并维持更长的时间(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