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就医 早期化疗耐药的治疗效果如何

发布日期:2018-10-10

国外临床上,针对胸膜穿刺活检的操作过程,通常是盲穿没有细胞学敏感。出国就医找爱诺美康,在恶性胸腔积液细胞学阴性的患者中,这一操作仅有7%的阳性率,VATS广泛应用于美国,全部肋胸膜和大部分膈胸膜和纵隔胸膜可视,这样可直接对胸膜病灶进行活检。尽管患者对VATS耐受性良好,但其还是有一些危险性,费用较高。

有时如果粘连明显,或插入胸腔镜时危险性过高,需转换成开胸手术。恶性胸腔积液引起的呼吸功能不全,可用胸穿抽吸1500ml液体即可缓解,如果情况允许,胸腔积液应逐渐抽净。出国就医后了解到,胸腔积液抽吸过多可引起反应性肺水肿,有少部分患者一次排空积液后不再复发,而大多数患者胸腔积液会复发,还需要更明确的方法进行治疗。

化疗对化疗敏感的转移癌,所致恶性胸腔积液(淋巴瘤、乳腺癌、卵巢癌或睾丸癌)应适当联合用药。出国就医找爱诺美康,如果胸腔积液在疾病早期化疗耐药前出现,治疗效果十分显著。在病程晚期或终末期出现胸腔积液通常对化疗耐药,放疗纵隔淋巴结转移引起的胸腔积液更好应用放疗。


留置胸膜导管,如果恶性胸腔积液复发较快(如小于1个月),则应进行更积极的干预,如反复施行胸穿。在某些地方倾向于放置留置胸膜导管,以方便患者间断引流恶性胸腔积液,这项操作危害小,并且住院耗费小。此外若有肿瘤所致持续的肺内,或支气管阻塞,建议放置留置导管引流。

化学胸膜固定术,禁用于肺无法复张至胸壁的患者,因其失败率高。出国就医后发现,胸膜固定可自发发生,若留置导管失败可注入硬化剂。而胸膜固定术(脏层壁层胸膜融合),可以用胸腔管状造口术完成。化学胸膜固定术,适用于相对较长的预期生存期(如长于3个月),和渴望单一确定治疗的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