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I不是标准且普及的检测手段

发布日期:2017-07-07

物相关性充血性心力衰竭治疗比较困难。病死率高达50%,这就使得预防蒽环类药物相关性充血性心力衰竭至关重要。一些蒽环类药物。例如米托蒽醌。与心脏毒性反应相关性不大,并且连续注人疗法与脂质体阿霉素也与心脏毒性反应相关性不大。


地佐辛是一种细胞内铁螯合剂,可以降低蒽环类药物的毒性。但鉴于其有限的化疗作用,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它的使用。检测药物对患者的心脏毒性通常定期使用门控心肌显像、心血池显像或心脏超声测定左心室射血分数测试[多门控采集(MUGA)扫描]。近开始使用心脏核磁共振(MRI)检测药物的心脏毒性。但MRI不是标准且普及的检测手段。

出现下列情况需要增加检测频率:药物累积剂量升高,伴有其他危险因素,充血性心力衰竭有明确的新进展,或者出现其他的心功能不全的症状。

除了蒽环类药物,曲妥珠单抗是目前第二位常见的具有心脏毒性的药物。曲妥珠单抗常用于乳腺癌辅助治疗,有时与蒽环类药物联合使用,可导致累加或可能协同的心脏毒性。与蒽环类药物不同的是,曲妥珠单抗的心脏毒性是非剂量相关性的,并且通常是可逆的,与蒽环类药物对心脏产生的心肌纤维的病理学改变不相关,其本身抑制心肌修复机制的生物学机制也不尽相同。

在常规用药3?4次后用功能性心肌测试检测曲妥珠单抗对心脏的药物毒性,检测方法与之前提到的检测蒽环类药物药物毒性的检测方法相同其他药物,如拉帕替尼、环磷酰胺、异环磷酰胺、白细胞介素2、普纳替尼、伊马替尼和舒尼替尼等,也具有心脏毒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