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M I[期和F期HCC

发布日期:2017-06-22

期肿瘤侵犯大血管,可供选择的手术方式寥寥无几。如果患者无肝硬化,可以采用大范围肝切除,但是预后仍旧较差。Childa级肝硬化患者可接受肝切除,但是肝叶切除后并发症及死亡率高,而且长期预后差。尽管如此,小部分患者能够延长预后,可以尝试肝切除。因为这些肿瘤晚期的特性,即使手术能够成功,但是术后很快复发。因为术后复发率高,这些患者不适宜接受肝移植,只有接受新辅助化疗后肿瘤缩小者才可以接受手术治疗。原发病灶的降期,可以接受较小的肝切除,延期手术切除可以让肝外隐匿性病灶更为明显,并且避免无效的OLTX。IV期肿瘤预后更差,不推荐外科手术。

全身化疗大量对照和非对照临床研究已经在大部分肿瘤化疗中进行。无单一药物或联合方案可以产生全身效应,能够使有效性达到25%,或对生存产生影响。


局部化疗与全身化疗的远期疗效相比,大量的药物通过肝动脉对局限于肝脏的HCC有效(表格13-6)。两项随机对照研究显示TACE在一部分亚组患者中有效。一项是使用多柔比星,一项使用顺铂。尽管事实上是能够增加肝化疗摄取的药物为数不多,一些药物,例如顺铀、多柔比星、丝裂霉素C或新抑癌蛋白,当局部注射时可以产生有效反应。尽管顺铂的队列研究结果令人欢欣鼓舞,关于持续肝细胞癌肝动脉灌注的数据较少。因为报道称基于TNM分期,并不产生亚组有效性或影响生存,长期预后与肿瘤范围相关性很难得之。绝大部分关于局部肝动脉化疗药物的研究同样使用栓塞药物。例如碘油、明胶海绵颗粒(Gelfoam)、淀粉微球(Spherex)或微球。两种药物是由规定尺寸范围的微球颗粒组成Embospheres(Biospheres)和ContourSE,使用的颗粒为40?120(um,100?300jnm,300?500jum和500?lOOOjLim大小。TA-CE使用的颗粒优直径目前尚未被确定。肝动脉灌注药物与肝动脉栓塞相结合,比任何形式的全身化疗更为有效。广泛应用的栓塞联合化疗药物会增加其毒性。包括短暂性发热,腹痛和厌食(60%以上患者出现)。另外,20%以上患者出现暂时性转氨酶水平升高或腹水增加。囊性动脉痉挛和胆囊炎常见。但是能够获得较高反应率。栓塞引起的肝毒性可以通过使用可降解的淀粉微球而有所改善,有效率可达到50%?60%。两项随机对照研究比较TACE与安慰剂,显示前者能够改善预后(表13-6)。另外,肿瘤CT反应率标准对HCC是否充分仍不明确。CT显示,仅仅肿瘤周围血管减少而肿瘤直径未见改变,可能表示肿瘤活性成分减少,而治疗有效。TACE临床研究的主要问题是,该治疗虽然使肝细胞癌患者在生存上获益,但是患者可能死于肝硬化,而非源于肿瘤原因。尽管如此,两项随机对照研究,

一项使用多柔比星,另一项使用顺铂,与安慰剂相比,能够使患者生存获益(表格13-6)。但是,改善生活质量是局部治疗的真正目标。阿霉素洗脱支架,据称能够提供相同的生存,毒性反应较小,该治疗方法尚未经过随机对照研究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