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2通过增强免疫功能间接产生抗肿瘤效应

发布日期:2017-06-06

细胞因子人体中有超过70种不同的蛋白和糖蛋白具有生物学效应,包括干扰素(IFN)a、卩和7、白细胞介素(IL)1?29(截至目前)、肿瘤坏死因子(TNF)家族[包括淋巴毒素、TNF相关凋亡诱导配体(TRAIL)、CD40配体等]、趋化因子家族等。其中只有一部分在癌症治疗中进行了检验,仅有IFN-a和IL-2现在常规应用于临床。

IFN-a由大约20个不同基因编码,它们的生物学效应难以区分。IFN诱导多种基因的表达,抑制蛋白质合成,在许多不同的细胞进程中发挥不同的作用。目前可商业获得的两种重组药物有IFN-a2a和IFN-a2b。干扰素不能治愈任何肿瘤,但是可以诱导滤泡性淋巴瘤、毛细胞淋巴瘤、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黑色素瘤、卡波西肉瘤等产生部分反应。该药物已经在U期黑色素瘤、多发性骨髓瘤、滤泡性淋巴瘤中辅助应用,但对生存的影响还不明确。该药物可引起发热、乏力、流感样综合征、全身不适、骨髓抑制和抑郁,可诱导产生需临床注意的自身免疫病。IFN-?-般不作为任何癌症的治疗选择。

IL-2通过增强免疫功能间接产生抗肿瘤效应。


IL-2的生物活性是促进T细胞和自然杀伤(NK)细胞的增殖和活性。大剂量IL-2可以在转移性黑色素瘤、肾细胞癌的特定患者中引起肿瘤退缩。和这些肿瘤的其他治疗不同,2%?5%的患者可出现持久的完全缓解。IL-2和多种临床副作用相关,包括血管内容量损耗、毛细血管渗漏综合征、成人呼吸窘迫综合征、低血压、发热.、寒战、皮疹、肝肾功能损害等。患者可能需要接受血压维持治疗或重症监护治疗来应对这些毒性。但是,一旦药物停用,大多数毒性可在3?6天内完全缓解。

配体受体异向合成物细胞因子的高亲和力受体引出了细胞因子-毒素重复融合蛋白的构想,例如IL-2在含有白喉毒素片段的框架下同时表达。一种可商业获得的该类合成物在特定T细胞淋巴瘤中具有活性。同样,高亲和叶酸受体是叶酸-化疗药物共轭体的靶点。在这两个例子里,药物的效用来源于靶受体内吞并和药物或毒素成分解离的作用。